当前位置:烬书网 > 系统带我飞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爷爷

系统带我飞第一百四十一章 爷爷

    无视了大力大勇后,许意和张蒙沿着这条大道继续前行,一路上再没有遇到其他的人。

    “这么大的声响居然都没人来查看的吗?”

    “还真是好淡定的样子。”

    张蒙疑惑的看了看无人守卫的村口。

    眼瞅着就要走到大村庄的村口,结果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像是除了那三个人以外就全村失踪似的,透露着一种奇里奇怪的氛围。

    “可能是被召集到祠堂了吧。”

    心下同样有着疑问,许意眯眼看着空无一人的村道,一个人都没有,确实太奇怪了些。

    六大族具皆建有祠堂,用于祭拜历任族长和对族内拥有贡献的先祖,有传承源远流长的大族,族长都不知道排到多少任了。

    因为情形不明,许意和张蒙先暗自警惕着,踏入村庄后又继续向前走去。

    直到两人来到村尾,听见一道巨大的声音后再拐了个弯后方才看见有人,并且,是一大群人。

    “这里的人可真多。”张蒙小声的说着话,感想是这个许族族地的人,是不是都来了这里?

    进入许意和张蒙眼前的,是约摸上千人的有条不紊的坐在一处占地面积极广的祠堂前,门前的空地上摆着擂台,有人正在上面讲着话,嗓门奇大的不用音响和麦克风就能传的老远了。

    “嘘。”

    许意心中觉得不对劲,因为实在太安静了,甚至静的出奇。

    上千个人聚在一起,搁在别处早就噪杂得听不清上方人所讲的话了,而现在,却只有擂台上的人发出声音。

    也察觉到不对劲的张蒙不由猛得打了个颤,因为那同时看过的来的数百人。

    “……”

    即使是看到了陌生人,也不见那群人开口说话,只是齐齐看向许意那边之后,又齐齐的转回了头。给张蒙的感觉,这群人就像是由遥控器控制的机器人那般整齐划一,透露着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异状。

    张蒙的胆子向来都不算小,此时心里却不由的有点发毛,汗毛都竖起来了,只能脸部僵硬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如此,族内小比将在明日举行,届时请适龄的族人准时到达祠堂前,散会!”

    站在擂台上的那个人大声的喊完这句话,只见下方的人在听完时具皆站起身来,随后,这个村庄也如同“复活”了一样,到处都是村人的交谈声。

    见到这样的情况,张蒙用胳膊肘撞了许意一下,努努嘴疑惑的说到:“老许,你说这是咋回事啊,之前他们怎么像个木偶人似得?”

    “不清楚。”许意也是头一次来到许族的族地,对这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一概无知,外公外婆和母亲也没有向他讲述过许族的情况。

    村人交头接耳后各回各家,最后只留下不足百人还站在原地。

    其中有几位头发须白的老人交谈了什么,随后便拄着手里的在向许意这边接近,身后有数十人跟随着一起走来。

    双方距离渐进,当头的蓝衣老人看着许意的的脸,保养得宜的脸威严甚深,气势不容小觑。

    “我族流落在外的血脉。”

    “你来此有何目的?”

    没有接话,许意只是静默的看着对面的那群人,猜测他们的身份。蓝衣老者的身份很好猜,这般的气场,想来定是许族的族长。

    “有何目的?”对方重复着问到,似乎只是在向许意确认来意。

    “族地小比。”

    未曾察觉到恶意,许意这一次倒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反正说不说他都是要参加族地小比的。

    “可。”老者轻轻点头,认可了许意的回答。

    “善。”

    其余的老者也具皆点头,目光都在许意的脸上的扫过,像是透着许意的脸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在说完之后,领头的老者便不再开口,反而是拄着手中的拐杖直接转身,其余人见状,也都跟着一起离去。

    从头到尾,只有蓝衣老者和几位老人在说着话,而其他人,仿若哑巴似的,只用眼睛看着许意 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咦——好奇怪的感觉。”

    搓了搓胳膊,张蒙被这样的情况整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方才莫名的不敢呼吸,尤其是看着老者的脸时,连呼吸都给忘记了,差点没把自个憋死。

    “蒙子。”冷视着那群人的离去,许意的声音有着他不可察觉的紧张。

    “用卫星电话联系飞机员,让他送你回去。”

    “啊?不是说好了和你一起参赛的吗?”张蒙纳闷许意咋滴说的这么突然。

    “他们,太怪异了。”

    不止张蒙感觉奇怪,于许意的感知里,领头的蓝衣老者也给了他莫名其妙的压力,仿若一座陡峭的山峰,只是看着就让人望而生畏。

    “我……”

    本想说自己不回去的张蒙,忽然想起自己受得内伤。

    此次一去,不说是否能帮到许意,但如果真得有什么事的话,他就很有可能会拖累了许意。

    “你回去后把这些药全部吃完,迸裂的筋脉即可恢复如初。”

    把内伤的药拿出来,许意手上握着一堆玉制药瓶递给了张蒙。

    张蒙的反应则是不接,瞧了许意一眼扭过头去哼到:“这个药还是你拿着吧,你不是还要比试吗,应该比我更需要疗伤的药丸。”

    “我还有。”许意顿了下,想把药瓶放到张蒙的手里。

    “骗谁呢,我还不了解你啊,肯定是把所有的药丸都拿出来了,你唬不住我的。”

    手背在身后,张蒙无论许意怎么说,都执意不肯接药。好兄弟要比试了,他却把药伤药都带走了,这不是戳他老张的心嘛!

    “老许啊,反正我伤的不重,等你比试结束的,回老宅再给我炼药也是一样的。”

    “不一样。”

    许意说什么也不肯收回药瓶,如此便和张蒙僵持住来。一时之间,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么着吧,一人一半?”

    “……行。”

    最后还是张蒙退让一步,决定只拿一半的伤药。要是许意再不统一的话,他就和这家伙一直耗下去。

    许意勉强同意了,打着卫星电话叫飞行员过来一趟,预备让人先张蒙安全的送回总部。

    “唉,不是我说你,老许你咋地忽然这么固执了?”张蒙把药瓶揣进怀里,冲着许意翻了颗白眼仁,心里十分的不爽。

    “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暂时不和你计较,等我回去绝对就削你!”

    蹙眉不悦,许意看张蒙不把身体当回事,手痒痒的想打人,当顾念对方已经受伤了,就只能秋后算账了。

    张蒙哂笑,知道许意上在担心他的伤势,不过,想让他拿走所有的伤药,那就是没门,连窗户都给你堵上!

    ……

    “我走了,你一切小心,老许,防着点啊!”

    “嗯,我晓得。”

    等张蒙搭乘飞机回去,时间已经过了有好几个小时。

    看着远去的直升飞机,许意总算是放下了心。蒙子回沈氏总部,有外公他们护着,如此他就可以不要太担心了。

    从之前的接触中,虽然他没有感觉到蓝衣老者的恶意,却是从其他人的目光中察觉到了几许杀意,如此才会想让已经没多少自保能力的蒙子先行回去,以免遭遇意外情况。

    “明天开始比试,看来是我来早了。”

    没有目的的四处逛逛,最后凭借着直觉,许意在一所看似平凡的院落前停下脚步。

    院落对外的两扇木门已经全部打开,院子中没有影壁之类的东西,使得许意放眼望去,便可直接看到堂屋。

    “请进。”一名中年男子不紧不慢的走来,脸部像是神经坏死了一样的木着脸,眼珠子却是闪过一道精光。

    “不进。”

    许意站着不动,表达着不想进去的意思。

    “请。”中年男子眼神锐利的盯着许意的脸。

    “不去。”

    眉头拧起,许意略有些不耐烦。

    “许文堂。”

    僵持不下,中年男子突然说了一个名字。

    许意冷冷的看着他,挺直背脊,如同宁折不弯的青竹。

    这时,屋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睿和,退下。”

    男子躬身应到:“是。”

    “文堂的孩子,你进来。”

    男子离去后,那道苍老的嗓音如此唤着许意,沧桑老迈的语气里隐藏着令许意不明的情感。

    不知为何会产生心烦意乱的情绪,许意眉头一皱,缓步进到院中。

    在踏进堂屋后,他见到了一名老人,一名命不久矣的老人。

    “孩子,你来了。”

    老人怀念的看着许意的面容,混浊的眼睛透露着哀色。

    抑制着想要离去的脚步,许意敛目不耐的问道:“你是谁?”

    “真像。”

    “你与文堂如此想象,应该能猜出我的身份才是。”

    坐在软榻上的老者如是说。

    “不知道。”

    许意的神情越发的不耐烦,他不想和这名老人打什么哑谜,很烦!

    心烦意乱,心里涌起深深的烦躁之感,已经明白老人身份的许意,只想睡觉拔腿就走。然而,他刚刚转过身去,便听到了他不想听到的话语。

    “你是文堂的孩子,而文堂,则是我的孩子。”

    “住口!”许意猛地转身,死死的看着老者。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系统带我飞。本章网址:https://www.viagraonlinewithoutprescriptionusa.com/49_49808/141

类似《系统带我飞》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