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烬书网 > 血龙骄雄 > 第三十节 结束

血龙骄雄第三十节 结束

    第三十节

    这是……哪怕艾修鲁法特再傻,他也看出来了。这并不是什么连接某处的窗口(就像一些他听说过的魔法一样),而是记录着过往的情景。

    “这个是谁?”他轻声的自言自语道。血色公爵将这个记录保留下来,本身就说明了这个囚犯很重要……但是他是谁呢?

    “是贝尔南多,”一个声音响起。“他掌握着魔法锁定的秘密。为了防止数据出错,所以才将整个过程录下来,以防止有信息缺失。”

    “魔法锁定?”艾修鲁法特下意识的问。

    “是的,通过魔法之风进行的远距离定位技术……貌似很原始,但是实际上非常巧妙,技术含量极高,完全能够列为一个新发明。不过,相关的核心已经被破解,它再也不是困扰您的问题了。”

    艾修鲁法特这才回过神来,他回头,转身,凋零之剑出现在手中。在他身后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金属球。花了一秒钟时间,艾修鲁法特才确定刚才说话的(或者说发声的)就是这个金属球。

    他又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这个东西就是之前拉莉亚向他提及过的“嘉莉”,传说中,黑暗城堡的化身,血色公爵制造出来的魔法生物。

    说起来,艾修鲁法特完全没有发现这东西是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的。前面说过,这个房间没有出入口,四周都是看起来无隙可钻的墙壁(虽然不知道是岩石还是金属的),而这个如人头一般大小的金属球应该不会像艾修鲁法特一样,从外面爬进来的吧?

    拉莉亚提醒过,见到嘉莉就得赶快跑。因为它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金属球,或者说这个金属球只是它的一个化身。攻击这个金属球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在这座城堡里,它有很大的能力,起码可以瞬间将警报传达到每一个角落里。

    但是很遗憾,现在压根没办法跑——刚才艾修鲁法特进来的路线,也就是小不点带路,从外墙爬过来的这条路线,哪怕是艾修鲁法特也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才能过去。假如艾修鲁法特真的原路返回,城堡里的警卫有大把的时间在那边守株待兔——也许还能先喝上一杯热饮提提神。

    当然,艾修鲁法特也可以尝试魔法飞行逃走——但是这同样毫无意义。艾修鲁法特可不相信这座城堡没有对付魔法的手段。这甚至压根不需要多少脑筋就能做到——正如所有人都知道的,只需要一个破魔卷轴(拥有数百个黑魔法作为部下的吸血鬼绝不可能缺这玩意),一切魔法都灰飞烟灭。

    艾修鲁法特虽然知道自己生命力较一般人来得强健,但是他真的没试过从数百肘高度跳下来会有什么结果。嗯,实际上他一点也不想做这种实验。

    他和悬浮金属球对峙了好几秒钟,然后他意识到一件事情:嘉莉没有发出警报。

    事实上,金属球原地悬浮不动,看上去很安静乖巧,丝毫没有任何敌意的表示。当然,它毕竟只是一个金属球,哪怕它有敌意,艾修鲁法特也看不出来。

    艾修鲁法特突然之间意识到一件事情——既然吸血鬼的封臣会认错,吸血鬼的护卫会认错,吸血鬼的老婆也会认错,没理由这个名为“嘉莉”的魔法生物就不会认错。

    等等!下一瞬间,他告诉自己没那么幸运。如果是昨夜倒也罢了,但是今天吸血鬼已经回来了,而且已经(应该是)知晓了昨夜的事情。他肯定下达了特殊的吩咐,这种情况下嘉莉不可能会认错才对!

    亦或者……已经在偷偷的发出警报了?只是艾修鲁法特没有察觉而已?

    艾修鲁法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所担心的事情也确实没有发生。别的不说,小不点一直在边上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那个……”过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艾修鲁法特觉得自己必须打破这种尴尬的沉默了。“嘉莉是吧?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到这份上,他也豁出去了,不想继续和血色公爵玩什么猫抓耗子的游戏了。

    “是的,您是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金属球回答,

    “我不是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不,我是艾修鲁法特,不是血色公爵……因为我虽然名字叫做艾修鲁法特,但是我不是那个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好吧,我和血色公爵只是重名而已!”

    “这个……根据我的扫描显示,您和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身体细胞的相似程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相似度已经超过系统默认指标;您的外貌和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的相似度同样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此外还有您眼纹、指纹、声纹、灵魂波动等等相关指标全部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根据以上的各项标准,我认为您确实是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我的主人。”

    这是什么意思?艾修鲁法特听不太懂那一堆名词。他只能理解为:这个“嘉莉”虽然看上去是智能生物,但是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独立的智慧。它甚至无法判断艾修鲁法特是真是假——哪怕此刻已经有一个真的血色公爵在城堡里了也一样。换句话说,这个“嘉莉”就像是一个捕兽夹子,用铁颚紧紧咬住踩入陷阱者的血肉是它的本能,至于这个倒霉蛋是谁,它一点也不关心——甚至哪怕是设置捕兽夹子的主人也一样。

    “好吧,”艾修鲁法特说道。“能不能带我去第三层。”他试探的问。

    “当然,主人。”嘉莉向前飘去,“请跟我来。”然后,就在艾修鲁法特眼前,原本厚实,毫无缝隙的墙壁突然打开了——仿佛那不是金属或者石质的墙壁,而是一个虚假的幻影。

    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伸手摸摸,确认这不是幻觉。在他面前的这堵墙确实是石质的,非常厚实的(至少是厚得让人不会想尝试去挖)存在。

    等他们从这突然开启的通道中走出这道墙之后,墙壁在身后无声无息的关闭了。艾修鲁法特再次伸手摸了一下,确认这确实以一道岩质(摸起来的手感)的墙壁,而不是类似布幕之类视觉戏法。

    他现在开始明白刚才这个房间为什么没有出入口——因为这里就是吸血鬼的密室,只有吸血鬼自己可以随时可以出入这些房间。小不点找到这么一条不是路的路实在属于那种无法预测的小概率事件。

    他确认过一切之后,然后开始打量自己刚刚进入的这个房间。

    这里也是和刚才的房间一样的,属于那种“没有门的房间”。四周看不到门,只有那种虚假的,不知来自何处的光芒提供照明。艾修鲁法特看到天花板、地板、墙壁都已经不再是那种石质的东西,而是……充满金属质感某种材质。但是,用手触摸的话,又发现它并不是金属,反而更像是木头。好吧,其实这种感觉无法形容,说不清楚它到底像什么。总之,它既不是金属的那种冰凉凉的,也没有石头的那种粗糙感。它摸起来像玻璃一样光滑,触感像木头一样柔和,但是看起来像是金属一样充满光泽。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边上放着一排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种艾修鲁法特从未见过,也无法推断其用途的器具。。

    在架子边上,是一整排用玻璃和金属制成的圆筒形古怪水槽,数量大概几十个,水槽顶端有发光的线,线末端连入天花板。水槽边上是一个和四周同金属质地的巨大机械,外壳之上有很多小点闪着绿色或者红色的光。

    艾修鲁法特不禁停下来,而嘉莉也没有催。相反,它退回了一点,“主人,这是通用治疗仪,多配件版的。”

    “这……是什么用的?”

    “这个目前没用。”嘉莉回答道。“是放在这里作为备份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自己不认识的东西,艾修鲁法特下意识的想起了他在混沌之中,孤身深入恐虐的领域时候看到的东西。

    当然,客观的说,他在黑暗城堡中看到的这一切和在恐虐领域内看到的东西差别极大,但是,却让人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仿佛这两者是同出一源。

    艾修鲁法特迅速想起了关于吸血鬼的那些记载……在教会出版的书籍《论吸血鬼》之中,曾经记载着一个说法。那就是吸血鬼的起源,也就是吸血鬼女王琴心,是来自异世界的生物。她是被人类痛苦和憎恨的力量拉到了这个世界之上。

    不处于这个物质世界的混沌邪神,来自异世界的吸血鬼女王……两者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吗?

    不过马上,艾修鲁法特就把这个念头赶走。眼前可不是安安心心进行科学探索的时候,他要面对是一生之中最大的挑战。这一次他要面对的,是一个力量远超人类之上的可怕生物,吸血鬼一族中的最强者,拥有绝大力量和压倒性权势的血色公爵。说句实话,若非迫不得已,艾修鲁法特自己是绝对不会来这里尝试向他挑战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艾修鲁法特问道。

    “仓库。”嘉莉回答。

    “那刚才的地方呢?”艾修鲁法特追问。“就是……我进来的第一个房间?”

    “您是从底层放置清洁工具的杂物间进来的。”嘉莉说道。“那地方就是一个放置清洁工具的杂物间,没有其他用途。”

    艾修鲁法特这才发现……其实他远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隐秘。他之所以能进进出出并不是因为他身手高明,而是因为幸运——作为城堡意志的嘉莉并不能理解他和真正的血色公爵之间的差别(艾修鲁法特怀疑这是当年他作为血色公爵替身的后果),所以才会出现昨夜那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情况。

    现在他知道那些之前潜入的盗贼、刺客、探子之类为什么再也不会出现了。虽然他还不知道吸血鬼设置了什么样的陷阱,但是那无疑非常凶险。

    “这个……我是说刚才的那个房间……”艾修鲁法特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杂物间。”嘉莉回答。“放一些备份资料、整体损坏但是可以作为更换零配件的东西。”

    “那些玻璃……”艾修鲁法特想了一下,“那些能够显示影像的……”

    “那些只是显示器,”嘉莉回答道。“真正的影像资料是备份在高等数据阵列里的。那个显示器只是一个默认关联而已。那些显示器虽然还能正常运行,但是它们都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而缺角了,所以被放在那里杂物间。”

    艾修鲁法特完全不懂嘉莉说了什么,但是他能理解刚才的房间放的东西都是那种“虽然已经损坏但是还有一定利用价值”的玩意。

    “这个是什么?”艾修鲁法特朝着“仓库”边上,靠近窗口(这个仓库也是有一个通风窗口的,只是不知道距地多高)位置的某个机械装置指了一下。他之所以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是因为这玩意是唯一看起来像是一件武器的东西——不是单人使用的武器,而是战争机械。因为它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弩炮。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东西在发出很轻微的嗡嗡声,说明它在工作。

    “那是飞船信号接发器,用于传递星际信号的……”

    一切发生的很突然。在话音未落的那一瞬间,整个房间开始发亮——先是这个“飞船信号接发器”整个猛的发出刺眼的亮光,仿佛要爆炸开一样。然后所有的东西,天花板、地面还有墙壁,都在一闪一闪的发光。现在艾修鲁法特终于辨认出来了,那种“不知道来自何处”的光芒实际上就是来自这个城堡本身——所有的东西,包括看上去黑黝黝很不起眼的地板,都在发光。在黑色石质的地板发光的一瞬间,它看起来是某种银白色的金属一样。

    那种四周所有的一切一闪一闪的感觉,仿佛整个天地都在颤抖一样。

    小不点发出了一声惊叫,抱着头缩成了一团毛球,藏到墙角去了。艾修鲁法特虽然也吃惊,但是并不畏惧,至于嘉莉则保持着原先的动作,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这是……什么?”几秒钟后,艾修鲁法特才确认这不是针对他的一次突然袭击。

    “高频信号。”嘉莉回答。“很强力的高频信号。”它停顿了一下。“这是信号接发器接收到高能量的高频信号的反应,因为信号能量太强,所以产生了这种现象。顺带提一下,这个信号已经收到多次,是可分解联系的的信号……在过去的六个月时间内,该信号一直稳定的增强。推算其为星际联络专用的联系信号,密码指数为高级,需进行高强度解码……作为这座城堡唯一的主人,您有权限对其进行处理……要对这个信号进行解码吗?”

    解码?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艾修鲁法特顺口问了一句。“这个……‘解码’什么的,会有什么后果?”

    “解码时间预计为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内,我绝大部分的计算能力都会用于解码。您的城堡将丧失大部分功能。”嘉莉回答道。“特别是作为主人,您所拥有的私人权限将无法灵活的使用。”

    “你的意思是……一旦开始解码,你就不能干别的了?”艾修鲁法特问。

    “通用功能还将继续。”嘉莉回答。“不影响日常运作。但是如果发生入侵、战斗或者是高能量攻击,恐怕就会有反应迟钝的问题,可能存在危险。”

    “开始解码吧。”艾修鲁法特立刻回答。虽然嘉莉似乎无法判断真假血色公爵,但是未来如果真假吸血鬼来一场大战,它听从血色公爵命令的可能性无疑更大一些。

    小不点卷作一团(真正意义上的一团,连尾巴都卷进去了),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艾修鲁法特隐约能够听见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在念念有词。“什么坏事都没发生……什么坏事都没发生……”那样子,应该是被刚才的异常吓坏了。

    还有,他开始有点了解为什么小不点的妈妈会打发她出来找血色公爵。

    而在艾修鲁法特前方,原本厚实的墙壁已经再次分出一道供人通过的出入口。话说回来,小不点这样子倒还正好。因为再过一会,她恐怕就要看到绝不想看到的事情了。艾修鲁法特强迫自己不再理会半兽,迅速的从出入口钻了出去。

    走出这个房间,艾修鲁法特一脚踩到了厚厚的地毯之上。

    没错,这里就是城堡的第三层,也就是血色公爵极其妻妾起居的地方。艾修鲁法特昨夜已经来过,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出现的地方是书房的一道墙——或者说,理论上是一面墙。但是嘉莉能够随心所欲的在任何一面墙上随意的开一个出入口(而且能自动开关),所以墙壁显得毫无意义。

    脚踩着厚实的地毯之上,有着一种轻飘飘的的舒适感觉。但是艾修鲁法特心头,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吸血鬼会做出什么样的布置在等着他。

    也许,吸血鬼像一个傲慢而自尊心很强的男人一样,独自等候着他的到来,想要来一次面对面,一对一的战斗。也许,血色公爵已经准备了一百个陷阱,打算将艾修鲁法特剥皮拆骨。也许,仅仅是也许,血色公爵压根就没有杀死艾修鲁法特的计划,一个妻妾对他意义远没有一个能够作为替身的艾修鲁法特大。

    因为人类没办法推断一个“非人类”的思维和行动模式。更别说是血色公爵这样一个伪装的大师。

    但是无疑的,艾修鲁法特确定血色公爵在等着他。

    他手持凋零之剑,朝着前方走去。嘉莉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不过艾修鲁法特认为这不是吸血鬼的诡计。老实说,吸血鬼也没必要玩什么诡计。

    出人意料之外的,整个第三层静悄悄的,某种角度来说,和昨夜没什么不同。当然,昨夜那种有催情效果的熏香没有了。

    会客室没人……书房没人……前面就是卧室了。艾修鲁法特不觉得吸血鬼会在化妆间、更衣室之类的地方静候。只可能是卧室了。

    他举起剑,做出一个随时可以攻击和防御的姿势,然后慢慢的,一点点的,挪到卧室门口边上。那副能量护盾盔甲是他的王牌,他不想暴露的太早。

    剩下的只有最后一步了,再踏出这一步,他就得面对无法逃避的命运。

    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侧面居然有一面嵌在墙上的镜子。

    ……

    在某个神秘的殿堂里,一群身影围绕着一张圆桌坐着。现在,不再有胜利的喜悦,气氛沉重得几乎能够压垮一头大象。

    “诸位……”有人用苦涩的声音说道。“目前飞船建设进度为百分之三十四,部分科技尚未开发……但我们没时间了。”

    “最初的计划太过于好高骛远了。”第二个人接口。“我们不应该尝试建造一艘……合格的宇宙飞船,我们只需要建设一艘‘勉强能凑合’的飞船。只要能够离开这个星球,虚空风暴会成为我们天然的盾牌。他们是绝对不会察觉到的。”

    “风险太大了。”另外有人沉吟的说道。“很多细节我们不能忽略,否则出问题,漂浮在宇宙空间,那真的是求死不得求死不能了。”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赌一把,而不是在这里坐以待毙!”先前的那个人立刻反驳。

    “洛吉拉斯号已经开始穿越虚空风暴,他现在只需要一个定位!”有人极力想保持乐观。“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缺一个定位,不是吗?就像我们估计的一样,它关闭了所有导航系统,依靠原始的手动和半自动操纵方式,以此规避绝虚空风暴绝大部分的影响。如果没有有效定位,它会像钻进迷宫的老鼠一样,找不到正确的路。”

    “不一定需要一个定位,那艘战舰上有超高性能的运算设施,”但是这个乐观的论调没有得到别人的赞同。“我不能不能确定那玩意在虚空风暴中能否正常运行。但是一旦能用,它能够通过自身运行而完成相对计算……它迟早会完成定位的。一旦洛吉拉斯号出现在行星轨道之上……”说话者眼睛瞄向边缘的那一位。“沃切尔,我们的行星防御系统……”

    “我们的行星防御系统能够对付绝大部分飞船。”沃切尔摊了摊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但是其中不包括洛吉拉斯号这样的重型战舰。诸位,我们手中都有那艘飞船的基本参数……那艘飞船是歼星级的,它的护盾和装甲都是为了对抗同类型的战舰而设计制造的,其防御能力……嗨,要是我们有能够对抗那种战舰的飞船,就不会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终坠毁到这个野蛮星球上来啦!我们制造的炮台不可能穿透那种护盾和装甲的。哪怕在最理想的状态下,他的护盾因虚空风暴而完全损毁,我们也无法击穿装甲。各位,还是承认吧,这件事情上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整个会场一片沉默。

    “理想情况下,洛吉拉斯号在虚空风暴定位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导致它最终选择放弃强行穿越虚空风暴,退回虚空风暴之外。”沃切尔最终打破了这个沉默。“我只能说,我们只有这个希望,而且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祈祷。”

    “向谁祈祷?”一个阴阴的声音问。

    “向我们自己,我们不是神吗?”另外一个声音回答。这是一个冷笑话,但是此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笑。

    “对了,根据在西瓦尼亚的监视器汇报,艾修鲁法特似乎还没死。”也许是因为说了笑话而没人反应,所以他有些尴尬,只好换了一个话题。“有迹象说明,他似乎回来了。”

    “切,你不是搞错了血色公爵和魔图机器人吧?我们不是计算过,艾修鲁法特没死的可能性只有百万分之一……”

    “具体点说是百万分之一点四六。”沃切尔接过话题。“但是毕竟不是零,不是吗?”

    “现在我们没闲工夫关心血色公爵的事情了。”有人说道。“哪怕他活着……不,哪怕他立刻主动献上他的人工智能,我们能有什么好处?”

    “飞船建设速度能够立刻提高百分之三十以上。”有人轻声嘀咕。“经过磨合期之后,后期最高也许能达到百分之七十。”

    “这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有意义吗?”

    会场再一次一片沉默。

    “我担心,”沃切尔突然说道。“血色公爵有可能为洛吉拉斯号提供定位。”

    “那是不可能的。”有人嗤之以鼻。“他的黑暗城堡……实际上只是一艘货运飞船。我们先别说解码的问题,单单是那种中古玩意哪里来的高性能的信号接发装置?可别说那艘飞船正好运输那种东西……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之前挖掘过了,确认飞船是空载的。”

    “货运飞船自然是没有那种东西。”沃切尔说道。“但是,还记得吗,之前血色公爵的人工智能曾经建立了传送门……和那艘后来爆炸的科研飞船内部链接了。那艘爆炸的科研飞船里,有这种设备就不稀奇了。”

    “可能性还是太低。”有人反对。“我们没有时间……如果我们现在全力以赴,至少还有可能在洛吉拉斯号第二次尝试穿越虚空风暴前制造出我们的飞船,但是如果花费人力和资源同血色公爵纠缠……”

    “如果我们没有因为这个错误而损失几位同志的话,兼浪费大量时间和设备的话,我们的飞船进度至少还能提高四个百分点。说句实话,干掉琴心之后,我们应该立刻进行战略收缩才对,而不是还让卡尔在那里装神弄鬼……卡尔虽然没什么用,如果他还活着,至少能作为一个质量检验员,想想看,单单是这一点,就能让我们建设进度提高百分之一。”

    四处传来一阵低低的赞同声。

    “总之,反正我们对于洛吉拉斯号无能为力,那就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到建设上了。我们必须加快进度,安排时间,特别是必须减少生活娱乐之类……”

    “如果洛吉拉斯号来了,会怎么处理血色公爵?”沃切尔轻叹一口气,不再理会发言者,而是问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位同伴。

    “啊,应该是会带走他吧。怎么说他也是琴心的合法丈夫,所以他——从法律的角度而言——已经拥有了星盟的正式公民的身份。琴心虽然死了,但是这个合法性依然存在。既然他是合法公民,那么他后来娶的老婆们也都是了……”

    “总之就是所有人都要带走吗?他们不肯呢?”

    “从法律角度来说是这样没错。就算不肯,也只能完成基础教育之后自愿返回出生星球的方式进行。”

    ……

    镜子中的男人,拥有着一张冷峻严肃的面孔,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略显瘦削的脸庞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起鹰或者狼。一套恰倒好处的晚礼服遮掩住他的身躯,但是脖子、手、还有脸部分还是裸露在外。这些位置皮肤白皙得有些过分,简直有点接近半透明了。

    镜子里的艾修鲁法特,正在微笑。那是一种宛如机械一般,毫无生气的笑。明明是笑,却自然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艾修鲁法特瞬间感觉到身体僵硬,脊梁上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悄悄蔓延开来。他身体机械的,不受控制的慢慢转过来,看到血色公爵就在他的身前。

    完全不知道对方何时来到的,仿佛就一瞬间出现在他身后。虽然他赤手空拳,但是如果这是一场突然袭击,艾修鲁法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次。

    “大人!”一个声音响起。下一瞬间,艾修鲁法特看到一个身影冲了出来。是昨天的那个女孩——好吧,艾修鲁法特现在已经知道对方是吸血鬼的妻妾,名字应该叫做蕾雅。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劫持这个女孩,或许他还能……

    下一瞬间,他粉碎了心头这个怯懦的主意。与此同时,蕾雅已经扑过来,抱住了他。

    “大人……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怎……怎么回事?艾修鲁法特看着面前那个依然在微笑的血色公爵,看着抱着自己的蕾雅,还有手中的长剑,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明显有什么东西弄错了。

    “那个……夫人,”艾修鲁法特尽力让自己保持着最基础的礼貌和平静,“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

    “大人,您怎么了?”蕾雅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不舒服吗?”艾修鲁法特注意到她连一眼都没有看几步之外的血色公爵。双方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要说一个人会忽略这样一个明显的目标,完全是不可能的。瞎子例外。

    “他……”艾修鲁法特用手指了指依然在那里,看着老婆和别人抱在一起却毫不动容的血色公爵。“才是血色公爵!”

    “你说什么呀?”卧室里面,另外一个女子走出来。虽然穿着睡衣,但是依然能看出她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这个少女拥有淡红色的头发,眼睛之中满是迷惑。“主人,您这么把我们丢下十来年,回来之后还有兴趣和我们开这种玩笑?”

    艾修鲁法特后退了半步。眼前发生的一切是如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血龙骄雄。本章网址:https://www.viagraonlinewithoutprescriptionusa.com/3_3969/1219

类似《血龙骄雄》的精彩小说